第十一章 归顺的条件

南地弓不像他的弟弟南地矛,是一个喜怒不现于se的家伙,十二年前他就不同意将南地马尾流放在东部高地,因为那么做实际上是将他逐出了部落。对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那似乎是近似残忍地抛弃了他。然而马尾儿却出se地活了下来,而且还出se地驯服了高地上的马群。现在马尾儿自称是马地人,似乎连他南地的本姓都已然被遗忘了。然而被遗弃的痛楚是那么快就可以被遗忘的吗?马地人并不是一个纤弱的家伙,也决不是一个无勇无谋的家伙。今ri的马地人已然是山南之地的首领了,尽管这首领的帽子还只是一个ru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给扣上的,然而问题不在于帽子有谁来扣,只要马地人相信自己是南地之主,则无论有没有人给他扣这顶帽子他都会在南地称雄。现在恰恰是东地人的儿子给了他这顶帽子,哼,这很好。南地马邦尽管已经衰落几乎不能挟制马尾儿,所幸的是东地人的儿子已经长大chengren,在他的约束下马地人已经不再那么危险。所以马地人的求婚在这种境况下也就变得不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若在往昔,这件事就完全地不要谈。

“你的父亲东地满是个出se的猎人,是个勇士,完全有资格做山东之地的主人。至于山南之地除非你有能力证明你可以做他的主人,不然很难获得我们的承认。”你需要证明么?什么样的证明?“东地阿凡达,曾经的东地海,我的大侄子,你显然更多地继承了你母亲急躁冒进而又直接明了的xing格,向东地满学习,他一向是沉稳的。”嘿嘿,直接说出你的条件吧,我会考虑的。“当然这绝对算不上是条件,因为你乃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保护你的人民是你的天职。现在山南之地遇到了危险,难道你不伸出援手吗?”什么样的危险?说来听听。“是这样,我们马邦一向就信奉和崇拜火龙,我们每年两次进圣山供奉和朝拜我们的圣龙。上次进山,我们就发现圣山有异族出没。这次进山就更加地确信无疑了,是异族人。我们先后两次派人进去,然而至今只回来了一个人。伟大的南地之主,你难道不应该帮我们么?”“我们可不会蠢到自动去送死。”小朱朱言道。南地矛看了看这个猪地人的女儿,瞥了瞥嘴没有讲话。“哦哟,是小猪猡。你现在的智慧似乎超过了你的母亲大猪猡,当然你的愚蠢也超过了她。这是我们的请求,东地阿凡达,你必须进山探明消息并确保我们的圣地安全。对我们来说圣地的安全重于一切,如果你做得到,不消说得到南地芳芳,整个南地马邦都会膺服于你。这是我们归顺的第一个条件。”难道除此之外,你们还有更多的要求?“还有一个,那就是希望东地人也信奉火龙朝奉圣地,这样我们的归顺才会更加地心悦诚服。”这个我可以立刻就答应你们,这没什么。“你必得立誓,将圣木立在你部落的中心,圣木上要刻上龙纹顶端放上龙图腾。”这个我们可做不来。“我们会帮你做,你只需要答应就好了。”好,我答应。“好,阿凡达,你像你父亲一样干脆利落,像你母亲一样直截了当。现在只剩下一件事阻碍着我们了。”我会进山,找到那些异族人,打发了他们,以确保圣地的安全。“那样就更好了。我们会派两个得力的人为你指路,归你差遣。好了,吩咐芳芳,重新端上jing美的食物,让我们为龙族的兴起而庆贺。”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庆贺,反正我们再次美美地大吃了一通。吃过饭在南地矛的安排的住所内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一扫多ri的疲惫。小朱朱自然是与我在一块的,这小女孩我至今对她还没什么想法,而马地人自然不与我们在一块,想必是与芳芳一块吧,又或者必不会与芳芳在一块。小朱朱打来清水让我洗脸,水是用半枚蛋壳盛的,嗯,真不错,水很清冽。而马地人则一脸疲惫地走过来,似乎经过了一夜的休息不但没显得jing神,反而更增加了他脸上的倦容。马尾儿,我的兄弟,你似乎双眼迷离啊,打起jing神来,看看南地矛又会为我们准备下了什么好吃的东西。“我的主人,难道我们是来做客的么?”嗯,看来用不着南地人催促你自己早已心急如焚了。“主人,我们有大事要做,不是么?当前还有什么比南地人的归顺更大的事情呢?”对,说吧,南地弓有什么想法?“南地弓愿意为我们提供四匹马,只要我们启程南地人还会为我们提供食物。”嗯,我们当然也需要一些上好的细盐。“是的,还会为我们提供一包上好的细盐,现在他们更看重的不是盐。”那好吧,我心急火燎的马尾兄弟,快去吃饭,吃过饭带上我们的东西上路。“是的主人,我就知道你是这个意思,所以早早儿把这样的意思转告了南地人,此刻想必他们都准备妥当了吧。”

南地人的欢送宴搞得比欢饮宴还要丰盛,大块的羊肉,还有极难寻觅的红se鲜果。若不是急着上路一定还会搞个大型的歌舞晚会,尽管如此宴会上跳舞的女孩儿还是很多,他们咋看起来都不比南地芳芳逊se,也不知马地人是什么眼光。当然他们与我的小朱朱比起来可差远了,小朱朱是天神下凡,他们顶多只是人间凡品。吃过饭,没有寒暄,没有送别,直接就上路。南地弓还送了我一张弓,这小老头还真不错,礼节上实在是足得很。“一点小小的意思,请不要推辞。”这我还会推辞?只是箭少了些。“由此向北,穿过火山口附近的熔岩只要三四天就可以到达圣地,但这条路太过凶险,自灾难过后少有人走,我们通常是绕道东路,那里要远上个三五天,但安全的多。南地风与南地信都是去年去过圣地的老手,足可以安全地将你们带到地方。但是要小心山猪,现在他们都聚在山上。”

我们一行人就开始了归程,只是奇怪的是我们依然骑不了马。骑马可是需要技术的,我与小朱朱都没有那技术,而马地人驾xing正浓不屑于骑马,南地风与南地信见我们骑着大鸟也心痒难耐,争着抢夺西德空出来的那只鸟。西德是不必出现了,因为他是系统人物,现在又用不着多出一人来装什么势。我们的马儿就拖在鸟队后边,一路嘻嘻闹闹就穿过了南荒之地的中心,这里竟然望见一两只地jing,南地风策鸟去追,结果地jing们一转身就不见了。“看来地jing们又要卷土重来了,”南地信忧心忡忡地说道,“据说这里的地下有黄金,钻石也很是不少。只是我们这些人除了一些火云石之外什么也没捡到过。然而地jing们却一再出现,赶都赶不走,这表明这里的地下一定有宝贝。因为父辈们常说:地jing不出现在无宝之地。地jing们对宝物有着天然的贪婪和天生的敏感。唉,只是马邦现在衰落了,如果再来这么一次,真不知道马邦还受不受得了。”“而现在马邦已是阿凡达的马邦了。”小朱朱插言到,“现在的马邦可不再是孤零零的马邦了,不是么?”南地信略一思忖,“也对啊,现在我们有了新的主人。”他看来我一眼,似乎不相信我的能力,一个扶不上马背的家伙,还能指望什么?他眼神的失望已然容纳不了了,全都流露出来。

;